投稿登录:  密码:  注册投稿统计
搜索 搜索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平安在身边

位置:   新疆平安网 > 以案说法 >正文

手机信息不能作为证据

作者:来源: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7-05-15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案情:

  被告杨刚以做生意为由,与原告协商,向原告借款人民币635000元,被告杨刚和担保人方汉立写借条为证,借款定于12个月内还清,具体约定:1、2012年7月18日归还45000元;2、2012年10月18日归还45000元;3、2013年1月18日归还45000元;4、2013年4月18日归还500000元。借款到期后,原告要求被告杨刚和担保人方汉归还借款,被告一直拖延不还。为维护自身权益,原告特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被告杨刚和担保人方汉清偿借款人民币635000元及利息555625元(2012年4月18日至2015年3月17日,月利率按2.5%计算)、律师费38000元给原告。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方汉认为主债务已过诉讼时效,原告并未履行款项交付义务,双方并没有就原告主张的利息有约定事项,其对被告杨刚的债务的法定保证责任期限已届满,被告方汉的保证责任应当免除。因此被告方汉无义务向原告还款。

  原告提供下列证据证明:

    1、2012年4月18日《借条》,证明杨刚向原告借款63.5万元的事实,借期12个月及违约金的约定,证明原告和被告杨刚之间已经确立法律上的借贷关系。

    2、2014年9月18日中国建设银行的支票,证明支票的出票人是阳山志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中有被告杨刚的章,当时他出支票向偿还原告借款70万元,后被证明是空头支票,并不能支付,因此证明杨刚有向原告还款的意愿。

    3、2015年3月6日被告杨刚写给原告的信函,证明杨刚承认这笔借款是杨刚和方汉向原告借款做生意的,杨刚有和方汉商量还款计划。

    4、广东尚义律师事务所与原告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发票,证明原告委托代理律师的费用为38000元。

    5、手机信息,证明原告洪群从2013年9月9日开始有向担保人方汉追偿债务,担保人方汉有偿还债务的意愿。

  以案说法:

  阳山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方汉以担保人名义在借据上签名,但当事人对保证方式、保证期间等内容没有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可认定方汉提供的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现至原告提起诉讼时保证人的保证期间早已届满,原告并未能举证证明其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方汉承担保证责任。

    据此,方汉主张免除其保证责任,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提供手机信息欲证明原告有向方汉追偿债务及方汉有偿还债务的意愿。但方汉认为手机信息内容可以通过第三方服务商或者手机软件进行篡改,无法确认信息的真实性,并认为原告提供的手机信息不能证明是由其所发,也不能证明是由其本人编写。综合考虑信息产生的时间及以上信息的内容含糊不清,在没有其他旁证加以证明的情况下,并不能反映原告要求方汉就本案债务承担保证责任的意思表示,也不能以此认为方汉有偿还债务的意愿。

    综上所述,原告所提供的手机信息不能证明原告在保证期间要求方汉承担保证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作出如下判决:

  1.被告杨刚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洪群偿还欠款人民币635000元及支付违约金(违约金以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同期同类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分别自2012年7月19日、2012年10月19日、2013年1月19日起各以本金45000元为基数计至清偿之日止,自2013年4月19日起以本金500000元为基数计至清偿之日止)。

  2.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的规定,原告提供的手机短信属于电子数据,然而我国推行手机号码实名制政策的时间不长,手机短信主体确认难,且存在中间运营商,当事人提供的是在终端上显示的信息,无法保证信息未进行任何可能的修改。

    手机短信等电子数据在民事诉讼中的证据还没有相关立法,评定本案中手机短信是否具有证据效力,可以从证据的三大性能进行考量。真实性要求手机短信必须真实的反映案件事实、手机短信的内容未曾受到任何删改,本案被告方汉认为无法确认真实性,并认为不能证明是由其编写发送给原告的。

    关联性要求手机短信的收发在特定的两个手机号码之间进行,并且内容与待证事实或争议事实具有一定联系,本案中的手机短信从内容上看是原告与被告方汉的信息往来,但与本案事实不相关,并没有反映原告向被告方汉追偿债务的意思表示,也不能反映被告方汉有偿还债务的意愿,原告也没有其他证据加以佐证;合法性要求手机短信应当程序合法、形式合法、主体合法,本案中原告提供的虽然是信息的打印件,但该信息的内容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因此,原告提供的手机信息不能证明原告要求被告方汉承担保证责任。



责任编辑:锁志莹
更多分享

相关阅读:

点击查看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热点聚焦

列表页广告

大美新疆

法治·时评

中央政法部门政法综治网新疆媒体友情链接

中央政法委 公安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司法部
中国长安网地方频道导航 首都政法综治网 天津长安网 河北长安网 河南长安网 湖南长安网 江苏长安网 吉林长安网 福建长安网 青海长安网 山西政法网 辽宁长安网 内蒙古长安网 平安龙江网 平安浙江网 上海政法综治网 江西政法网 平安海南网 广东政法网
新疆法制报 新疆电视台 新疆都市报 乌鲁木齐晚报 库尔勒日报 新疆科技报 新疆广播电视报 新疆日报 工人时报 新疆新闻网 天山网 新疆人民广播电台
求是理论网 新浪网新闻中心 法制网 正义网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法学会网 民主与法制网 新华网法治频道